“四子女轮流照顾袁老”
作者:广州日报|yb@yahoo.com.cn 2009年09月24日 点击数:

“四子女轮流照顾袁老”

 

2009-09-22    广州日报   A6版 

李敬斋

 

从左到右,李敬斋的父亲、母亲和三弟

李敬斋家门前堆满杂草

 

 

    追踪报道

    连日来,河南农民李敬斋报恩照顾中风医生的故事感动了许多读者,同时也引发诸多猜想。昨天,记者再次走近当事人,就读者所关心的疑点一一求证。
 
  文/记者翁淑贤
  通讯员方宁、张秋霞
  图/记者傅青
 
  答疑
  袁老儿女何在?
  他们工作很忙,离父母家远,曾多次要求接父母同住,但老人喜静,拒绝了。袁家长年请保姆,儿女轮流照顾老人,还给李敬斋夫妇添置日用品,每季添新衣。
 
  李家支持儿子照顾袁老吗?
  李家经济困难,二老和三弟都患病,但他们反复强调:“人哪,知恩要图报!”
 
  袁老到底有没有子女?为什么他们不跟儿女住?儿女为何不露脸,有什么隐情吗?……昨天下午,袁教授四个子女的其中一位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因为他们不想受太多媒体的打扰,所以采访中不具名。
 
  “肉都是袁家子女送过来的”
  “我们姐妹兄弟有四人,平常都轮流照顾父母,我妈几年前就中风。我们除了下班后轮流看护她,还长年请有保姆。”袁老的子女称。
  记者了解到,袁老共有一个儿子和三个女儿,有的在广电系统工作,每天各自的工作都很忙,住处离父母家也较远。虽然他们多次要求父母过去同住,但老人家喜静,觉得跟年轻的子孙们住在一起太吵,而且自己家里住惯了,不愿去。
  李敬斋也告诉记者:“我们日常只用买青菜就行了,肉都是袁老子女们送过来的,吃不完!他们对我们很照顾,经常给我们买日用品,包括我们夫妇的衣服,每一季都给添新的!袁教授家里每天都不缺人,儿孙都待他们很好。但他们家里人不愿出来说自己的事,想安静地生活。报道出来后,有人猜他们没孝心或不和睦,我真看不懂哩!”
 
  给教授请护工他不干
  袁老子女告诉记者,这几年来他们请了好多个保姆,经常是一年半载就走掉。请保姆成了一家人的难题,“像过几天,他们夫妇要回河南给小儿子办婚事,父母就是不愿意,我们也得接回各自家去住。”
  袁教授的子女希望借本报向那些关注袁教授健康的热心人表示感谢,也希望大家体谅一下,莫过多打扰老人安静的生活。
  据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有关负责人介绍,开始医院给袁教授住的是条件较好的单间,但他一向节俭惯了,不愿住太高级的,而且人多不寂寞。他很喜欢听别人聊天,这更符合他的性情。
  “袁教授住进来,我们当然会给他请护工,可他不干!”该负责人说,这个“倔教授”认为自己没必要“三人跟四人从”的,有子孙探望,还有李敬斋和做饭的保姆就够了。
 
  李敬斋:我和袁老的一天
  早上5时,袁老起床,过去洗漱要帮着,现在自己就行了。
  早上6时,李敬斋和袁老散步“学说话”。
  早上7时,吃完早饭后,李敬斋陪老人去做按摩或高压氧等治疗。
  中午,小睡后,袁老做康复练习。李敬斋在旁陪伴,帮帮忙,或教他正确发音。
  晚饭后,散步,“我们会哼些老歌,比如《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 李敬斋说,这是他们一天最快乐的时光。
  晚上,教授经常因肌肉收缩疼痛而睡不着时,李敬斋会帮他按摩至安然入睡。
 
  患病父母一再强调“知恩要图报”
  《广州日报》的报道引起李敬斋河南老家媒体的高度关注,昨日上午,河南《京九晚报》记者郭跃旗去到李家所在的永城市顺和乡张庄村李庄组——一个只有200多人的小村庄,并与本报联动,很快从当地发回报道。
 
  李敬斋老房 东西早卖光
  李敬斋有三兄弟,与村里其他人家的房子相比,李家明显破旧些,院子里堆满了刚掰下的玉米。李敬斋的父母和三弟正好在这里,帮着剥玉米。
  李敬斋的父亲李明德今年80岁,身体还很硬朗,只是经常有些头晕。李敬斋的母亲今年83岁,患帕金森综合征已经一二十年了,老人还有哮喘、脑血管等方面的疾病。由于没有钱看病,也只是吃些便宜药维持着。母亲的吃喝拉撒都由患有小儿麻痹的三弟李记照顾。
  记者说明来意,李明德激动地说:“袁教授是俺家的大恩人啊!”
  老人说,李敬斋是因车祸骨折导致股骨头坏死,当时为了赴广州看病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家里正在耕田的牛、四口人吃的粮食、羊、院子里的树等,还借了不少钱。“要不是遇到个好人袁教授,他咋能像现在这样啥活都能干啊!”老人感激得泣不成声。
  说起儿子、媳妇在广州照顾袁教授一家,李明德老人激动地说:“人啊,知恩都要图报!人家一个大教授对咱一个农民这么好,人家有了难处,咱帮着照顾他又能算啥啊?”
  听说是采访李家,邻居们也都围了上来,直夸李敬斋是个诚实的人,“照顾老教授那是应该的啊,换了别人也会这么做啊!”
  在李明德老人的引领下,记者又来到李敬斋的家——顺和乡张庄村李庄组004号。院门前堆着垃圾和杂草,表明主人有好长时间不在家了。透过门缝,记者看到所有屋子的门都敞开着。
  “里面都卖光了,开着门也没有人偷东西。”李明德说,就是这座房子,还是他带着儿子烧窑出砖才盖起来的。李敬斋出车祸后不能干重活,家里没有什么收入,没能再盖起一处房子了。
 
  本报特约《京九晚报》记者郭跃旗
 
  ■感恩故事
  请拨打020-81919191,分享你的感恩故事。
 
  “袁老拒绝我的红包”
  报料人:陈东阳
  感恩对象:袁浩教授
  感恩事件:袁教授拒收红包,还帮他治好病。
  “我知道很多人不信现在还有袁教授这样医德高尚的医生。但我要说,袁教授就是这样的人。”陈东阳说,1989年,他患类风湿性股骨头坏死,经袁教授治疗,1992年已能站立行走。当时他经济困难,东拼西凑了300元红包,却被袁老拒绝:“这样搞算什么?家里困难还送钱,拿回去买营养品!”
  他说,病好后他免费修水电,这是向袁老学习的。
 
  “袁老弟子继承美德”
  报料人:张永和
  感恩对象:袁老弟子张庆文
  感恩事件:张庆文医德高,从来不接受患者馈赠。
  报料人张永和患股骨头坏死症,接受袁教授学生张庆文医生的治疗后,现已基本康复。昨日他致电本报称:“袁教授名师出高徒,张医生不但医术好,而且医德高,从来不接受患者的馈赠。”
  张永和家庭经济并不宽裕,出院前一天,张永和想趁着张庆文医生查房送上500元“红包”,却被他严词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