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于找到报恩的方式”
作者:信息时报|yb@yahoo.com.cn 2009年09月24日 点击数:

“我们终于找到报恩的方式”

2009-09-19     信息时报    A06版 

 

今年5月,袁老突发脑溢血中风,李敬斋在医院当起了袁老24小时“私人陪护”。信息时报记者 黄亦民 摄

 

 

    信息时报讯 (记者 成小珍 通讯员 张秋霞) 19年前,医生自掏腰包帮助经济困难的病人,19年后,病人反伸援手,担起照顾医生的重担!昨日,记者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听到了这样一个“报恩”的故事。该院首席教授、博士生导师袁浩和河南农民李敬斋因治病结下不解情缘,在保持书信来往18年后,李敬斋和妻子义无返顾,从河南来到广州,自愿、无偿当起了袁浩教授的“私人陪护”,24小时精心照顾,“我们终于找到报恩的方式,只要袁老需要,我们会一直照顾下去。”

 
 
  当年医生义举
  为他治病帮他付费
 
  记者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中心针灸科病房见到了两位“主角”:84岁的袁浩和河南农民李敬斋。李敬斋正为袁老按摩双腿,两人有说有笑,十分开心。袁老因中风,5月开始住院。在李敬斋的精心照料下,他从起初的完全不能自理到已能坐起来、步行,简单对话。
  李敬斋是河南永城市顺和乡张庄村人,1989年他遭遇两次车祸,左右腿先后骨折,第二年股骨头坏死。求医4年无效,却已濒临倾家荡产。听说广州的袁浩教授是这方面的大专家,他变卖房产,筹得3000多元,费尽周折来到广州。当时光住院就要1万元的押金, 李敬斋拿不出这个钱来。听说了他的遭遇后,袁浩教授出面做了担保,亲自为他做手术,期间还安排李敬斋的爱人梁桂英在医院做临时工,赚些生活补贴。
  住院40多天后,手术成功的李敬斋可以出院了,当时他还欠着医院1000多元医药费。一筹莫展时,袁浩告诉他,不用担心,直接出院就好,还自己掏钱买了两张火车票、水果等,让李敬斋和妻子回家。李敬斋泣不成声地说:“袁教授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俺一辈子也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自那后,李敬斋与袁教授结下不解之缘,他们每年至少通信两次,后来通了电话,联系更加密切。
  刚出院的几年,他一直惦记着拖欠的医药费,每次写信都提到,但袁老让他别担心,说已经解决了。“4年后我才知道,我拖欠的医药费,教授早给付了。”这笔钱,后来他寄给了袁老,但袁老又寄了回来。
  有件事李敬斋记得非常清楚。住院后,他担心袁教授不会亲自给自己做手术。想了半天,他和妻子包了个500元的红包,悄悄送到了教授家。教授不肯收,推脱好久才“收”下。手术后第三天,教授的爱人出现在了医院,带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还送回了那个红包,“我感动啊,眼泪当时就下来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人!”
 
 
  如今病人报恩
  全日陪护敬他如父
 
  18年里,李敬斋和妻子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恩”。李敬斋当时想到两个办法:将来死了后,把遗体捐献给医院;袁老老了,不能动了,自己来照顾他,给他养老。
  去年4月,听说袁老的爱人中风,需要人照顾,李敬斋和妻子第一时间赶到广州,照顾袁老的爱人。李敬斋在广州友好医院打工,空余时间也顺便照顾袁老。今年5月,袁老突发脑溢血,也中风了,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李敬斋辞了工,当起了袁老的“私人陪护”,24小时精心照顾。就这样,他和妻子“一对一”,专门照顾袁老夫妇。
  袁老患病后,常常半夜会感觉疼痛,有时不自觉地发出呻吟。李敬斋将床搬到袁老床边,一发现老人不舒服,就起来给他按摩,背、腿、手,常常一按就是一个小时。
  时间长了,李敬斋夫妻和袁教授两老感情越来越深,慢慢地,开始以“爸爸”、“妈妈”来称呼。
  李敬斋告诉记者,他在河南老家也有年迈的父母,由患有小儿麻痹症的弟弟在照顾,“父母理解和支持我们,他们没有怨言。”家中3个孩子也一样支持,“他们知道,如果当年没有袁老的善举,我们一家也就没有今天”。
  说到当年帮助了多少病人?袁老说掏腰包帮助经济困难的病人是“急病人之所急”的平常小事,无足挂齿,他也记不清做过多少次这样的事了,“经常一给就是三五百元”。但他从来都是“知恩不图报”,没想过病人将来怎么报答,“只要他们健康了就好了”。李敬斋夫妇19年后报恩,他也没有想到。老人多次要给他们发工资,都被婉拒了。
  说起袁老的义举,李敬斋满是钦佩之情。他说,老人帮助了无数病人,自己的生活却简朴之极,“睡衣上满是补丁,米粒掉在桌子上,一定会捡起来吃掉,毛巾破了一边折起来缝好再用。”
  24小时陪护,辛苦不辛苦?李敬斋笑称,“是有些辛苦,但是很快乐,我们终于可以报恩了。”至于将来,他没有太多的打算,“只要袁老需要,我们会一直照顾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