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医药文化 > 医院典故
陈海生与患者的故事
日期:2017年07月27日 12:09:00

爱心奉献  再世华佗

 

一对同病相怜的恋人,双方父亲均去世,母亲改嫁,10多岁来广州打工。他们相遇、相爱,生活拮据,但生活快乐。不久,他们发现阿文(女方)身体越来越差,连上7楼都要走近1个小时。到医院检查发现阿文得了动脉瘤。没钱医治,他们无奈要求出院。我院心胸外科陈海生主任主动要求她留下,陈主任说:你现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要赶紧手术,手术费我们共同努力想办法。陈主任主动与广东省红十字会联系,得到省红会的大力支持,省红十字会志愿者捐献了7万元,医院出了一部分,解决了阿文近10万的手术费。手术非常成功,阿文哭着说,没有陈主任也没有我的今天。

我院心胸外科从2010年起开展“爱心工程”活动,医院、社会共资助了400多名贫困儿童实施了心脏手术,充分显示了医生的爱心和医院的公益性。  


(执笔:方宁)



他和她十几岁就来穗“讨生活” 相依为命日子虽苦也幸福
她查出动脉瘤幸得好心人救助 过两天她出院他愿意娶她  

 

“我会永远守护你” 
2013-03-29广州日报AII2版
文/图 记者翁淑贤 通讯员方宁、张秋霞



过两天,她就要出院了。陪着她在死亡边上走过一回,他愿跟她结婚。她却说:“领不领证有何所谓?我最需要你时你一直都在,我很知足了。”

她和他有着相似的不幸童年: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十四五岁起就只身在广州漂泊。8年前相识之后,他们相依为命,一起摆地摊、做手工养活自己和一只只流浪猫。


这样贫穷但简单、幸福的日子也未能长久。近年来她被莫名的病痛缠身,本月初竟查出动脉瘤,负担不起巨额手术费的他陷入绝望,而她则决定回到他们的“家”,静静等待死亡。但医生不让她走,还及时给她做了心脏手术。获知他们不幸的身世和相惜相守的感人故事,医院还联系上红十字会,帮她申请了7万元的捐款,又减免了另一部分费用。她哭着说:“如果不是有这些好心的医生和护士,我早就没命了。”

过两天,她就要出院了。陪着她在死亡边上走过一回,他愿跟她结婚。她却说:“领不领证有何所谓?我最需要你时你一直都在,我很知足了。”

他对她承诺:“在一起,不管将来怎样,我会永远守护你。”

同病相怜

27岁的阿文(化名)来自山东,出生时父亲已经去世,妈妈很快便改嫁了,继父不喜欢她,她一直被寄养在亲友家里。

“我不想回忆童年。”阿文说,14岁那年,她就拿着妈妈给的几百元,一个人“闯广州”。钱很快就花光了,她先后在糖水店当洗碗小工,又在桌球城打过杂,还当过“走鬼”卖过日用品……

直到8年前,在一个烧烤档,她遇到了比她大5岁的阿宏(化名)——在开平出生的他,父亲还没来得及跟母亲办完婚礼便逝去了,母亲嫁到香港后本想把他接过去,但继父不乐意,后来母子俩便逐渐失去了联系。16岁,他便一个人在广州“讨生计”。

“我相信有心灵感应。因为跟她在一起,有时我刚想说一句什么话,突然就听见她脱口而出,这太不可思议了。”阿宏很珍惜与阿文的这份默契。

相依为命

从此,他们开始相依为命,在城乡结合部开了个夜市烧烤档,并在市郊一个20多平方米的出租屋里安了家。白天,他们牵着手一起逛菜市场;晚上,他们便摆起摊来,一直开到深夜。

“最惨淡的时候,一晚只卖了8根火腿肠,挣不到十块钱。”但阿文很知足,“再怎么辛苦,一直有他相伴。那是我长这么大,从未有过的知足、幸福的日子。”

“我们在一起很有激情,经常吵架的。”阿宏笑着自暴“家丑”:“在她生病以前,我们每天都要为鸡毛蒜皮的事吵一架,每次5分钟。吵完我哄哄她便又和好了。”

爱猫天使

在他们的小“家”里,一起相依为命的还有他们收养的一只只刚出生或是濒死的流浪猫。

7年前,他们在西村遇到了一只瘦小的流浪猫。它围着他们转,凄厉的叫声和可怜巴巴的眼神“搅”得人心酸,他们忍不住抱起它一起回了家。

从此,看到楼下或是公园里孤零零的流浪猫,不管是生病的、快死的,他们都会带回家。

“因为我觉得它们很可怜,像我们小时候一样。”阿文叹息道,“来到这个世上,可能也不是它们所愿意的。它们是无辜的,没有生活能力,生了病又被丢弃了,如果没人救,只能等死。”

他们像对待自己的儿女一样细心呵护这群猫咪。猫咪们也给他们带来很多温馨。“大冬天,我俩躺在床上,十几只小猫咪挤上来偎依在身边,那种温暖,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阿文笑了。

突遭病变

但简单、幸福的日子也未能长久。去年8月,阿文的身体开始出现各种莫名的疼痛,而且经常一动就喘气,有时候半夜喘得睡不着觉。发展到去年11月,她回家上五六层楼都得歇几次。

今年3月7日,阿文胃痛得难受,阿宏把她送到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脾胃科。医生发现她有心衰迹象,一检查果然查出她体内长了个8厘米大的动脉瘤。若瘤体破裂,阿文马上会大出血而亡。

一听说手术费要近十万元,他们陷入了绝望。“都说只要不放弃,这世上总会有一条路可走。可那时我感觉自己已无路可走。”阿宏哭了。阿文似乎早知道这一天会到来,回想起来,她认为父亲的死可能也与这种病有关。她平静地做出决定:回“家”!她要躺在他和他们一起收养的13只流浪猫身边,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但是,医院把她留住了。

阿宏一边哭,一边向医生讲述他们的故事,医护人员也动容了。院方和心脏外科主任陈海生教授还帮阿文联系广东省红十字会,申请到了7万元的捐款,医院又减免了一部分费用。

承诺相守

在死亡边上走过一回,阿宏想和阿文结婚。就在她术前,医生要他以家人的身份签字,需要填身份证号码时,他才发现自己一直都没有身份证。户口在老家哪个地方,他也搞不清楚。但现在阿文还需要他照顾,根本没时间回乡下办这些东西。

“其实,领不领那张证有何所谓,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阿文望着阿宏:“我并不在乎这些形式上的东西。”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不管将来怎样,我会永远守护你。”他对她郑重承诺。说完,他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牵紧了她瘦削的手。

今日对话

这个世界不缺爱

广州日报:你那么小爸爸就去世,妈妈改嫁了又没带走你,听说红十字会在帮你找她,还没联系上,你会有点埋怨她吗?

阿文:小时候会很伤心,但现在慢慢好了。找不找到她,其实不太重要了。我也想过,妈妈当时太年轻,要带个女孩子改嫁,会很辛苦。她肯定有苦衷,我想通了。

再说,我虽然不幸,但这个世界不缺爱。我遇到了阿宏,生了大病以为自己没救了,又有那么好的医生、热心人来帮我。

广州日报:这么多年来,你和阿宏一直在一起,感情这么好。你们都很有爱心,收养了那么多流浪猫,简直把它们当自己的孩子养。有没有想过要生个孩子?

阿文:我们不想要孩子。现在想来,一方面怕有不良的遗传,另一方面,我们没能力给孩子最好的生活。如果生下来让他不幸、伤心,还不如不要。

我们确实是把小猫当孩子养。其实,不光是孩子。我们租的房子只有一房一厅,公猫养在厅里,母猫养在房间里,平时除非我们抱着它们出去溜,它们都待在家里。之所以把它们隔开,就是不想让它们生出更多的小猫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