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医药文化 > 医院典故
老板包机救人的故事
日期:2017年07月27日 16:27:41

老板包机  医生救人

 

1999年5月26日,湖北“广广蛇府”打工仔江海水在工作中不幸被“五步毒蛇”咬伤,生命垂危。为了抢救江海水,湖、广两地展开了一场生死大营救。当得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有抗蛇毒血清能救江海水,老板黄海达毅然当机立断,花了10多万从南方航空公司包了一架专机凌晨直飞广州,当江海水被送到我院时,老板黄海达终于松了口气说:“阿水有救了”。

这一新闻瞬时跃上了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我院与南方日报合写的通讯《为了一个受伤弟兄》更获中国新闻三等奖、广东新闻一等奖。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作出重要批示,称赞报道抓得好。当时的广东省委副书记黄丽满在南方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称赞这是“深入人心的成功典型报道,精神文明建设的生动教材”,要求新闻媒介认真总结包机救人的报道经验,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执笔:方宁)






打工仔被毒蛇咬伤生命垂危,老板、工友、民航、医院全都行动起来,高奏出一曲人道主义颂歌——

为了一个受伤弟兄

记者 段功伟   通讯员 方宁 张伟程 黄和龙


一滴水能反映出太阳的光辉,一件平常事足以体现我们时代最美好的思想、最高尚的风格……这种思想使人们创造了多少共产主义大协作的奇迹?你数不清!——《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

 

今天,由老板包专机从武汉送到广州治蛇毒的打工仔江海水伤愈出院了。回首这场牵动数百人的千里援救行动,不能不让人荡气回肠。

■5月26日下午6时,阿水被蛇咬伤

5月26日下午6时,武汉“广广蛇府”老板黄海达正准备下班,突然接到一个紧急电话:“厨师阿水被五步蛇咬了!”

他心头一紧,“五步蛇是剧毒蛇,咬伤随时会没命的!”放下电话,他小跑赶到现场,见阿水被咬伤的右手腕已经肿了起来。

“赶紧送医院!”黄老板等人立刻将阿水就近送到了武汉协和医院,从他到现场再到医院,前后不过15分钟。

医院进行处理后,提出立即注射抗五步蛇蛇毒血清,但医院没有。

■7时许,呼救信号响遍武汉夜空

黄海达立刻开始打电话。

“市防疫站吗?有没有抗五步蛇蛇毒血清?”

“没有。”

“161医院吗?有没有抗五步蛇蛇毒血清?”

“没有。”

“湖北省中医学院吗?……”

“没有。” ……

电话几乎打遍了武汉所有的医院,但回答都是没有。怎么办?突然,有人想起前不久长航医院救治过蛇伤病人,说不定有。于是,一位员工立刻赶到长航医院,但到药房一看,发现血清已经过期了。

这时,阿水的情况越来越差,同事围着他,不停地用冰决给他降温,让他保持清醒,因为医生说如果让他睡过去,就麻烦了。

■与此同时,黄老板开始找民间偏方

晚上8时,一位送蛇的蛇贩听说阿水被咬伤了,二话没说,将自己所有常备药送到医院,给阿水敷上,但没有抗五步蛇蛇毒血清,没用。

这时,有人说福建有一位治蛇的黄医生,很出名,千万百计弄到电话,打过去,那医生很热情,开始指挥黄海达他们怎么做,什么封闭疗法,什么要让江保持清醒等,黄海达等也就从8时开始,不断打电话向他报告病情,直到阿水飞到广州。

黄医生还帮忙联系了福州市人民医院。可是,已经没有去福州的航班了。

晚上10时,一位员工想起湖北永安县有一位民间蛇医,很厉害,黄老板二话没说,立即驱车前往。到了永安,已是12时多了。那医生已经睡觉。说是医生,其实是40多岁的政府工作人员,祖传治蛇伤秘方。那天,他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听了情况后,立刻起床,连夜上山采草药,再跟着黄到武汉,给阿水敷上,缓解了阿水的伤情。虽来回折腾一夜,但他却分文未收。

■晚上8时,开始联系外地

一筹莫展中,黄老板想到了他的竞争对手——另一家蛇餐馆,“说不定他们有这类常备药”。他立刻打电话回餐馆,叫大堂经理去对手那边看看。说实话,他自己都没底,“全武汉就两家蛇餐馆,现在‘广广’出事了,我不大打出手就算好了,还会帮你?”

对手的态度让他很感动,他们说:“我们确实没有,但你们可以联系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那肯定有!”

8时许,他们与广州方面联系,果然有。黄老板稍感安心。但怎么拿呢?还是先就近想办法吧。

晚上10时,蛇府的另一位股东想起有朋友在上海,就打电话过去,叫他帮忙买抗蛇毒血清。11时,上海的朋友买到了。那位股东就叫他连夜赶到南京,坐第二天上午8时40分的飞机到武汉。朋友二话没说,立刻赶到南京。后来,阿水飞广州了,都来不及通知这位朋友。

几乎与此同时,另一位同事打电话找到了广州蛇毒研究所的钟满生教授。钟教授向他们推荐了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它是华南地区的蛇伤治疗中心。

这位同事将情况向正在赶赴永安的黄海达讲了,黄即决定送阿水到广州。

■27日凌晨1时,开始联系飞机

从永安回武汉时,黄海达同餐馆其他三位股东商量,包飞机送阿水到广州治疗。这与他们的想法不谋而合。

黄海达首先想到军用飞机。托朋友一问,才知道手续非常麻烦,他有点灰心地回到武汉。

突然他想起一位朋友在南航汕头公司工作,便打电话求助。在睡梦中被惊醒的朋友开始还以为黄海达疯了,但听说是救人后,便叫黄等他的消息。半小时后,电话过来,说可以了。黄和其他人都欣喜若狂。

■奇迹,飞机从联系到飞不到2小时

黄海达与南航武汉基地联系上后,对方还告诉他,包机很花钱的,可以坐早上6时40分的最早班飞机到广州。黄老板屈指一算,要晚四五个小时。此时阿水已经迷迷糊糊了,手也肿得像小腿,不能为了省钱,耽误抢救时机,他当机立断:“就要包机!”

武汉飞行报告室对黄的计划认真审批检查后,于零时50分向广州飞行报告室发去急救飞行于凌晨1时30分起飞。

广州飞行报告室立即向有关领导请示,同时与业务部门协商。值班领导指示各有关部门通力协助。飞行报告室立即向武汉发出同意飞行的电报,为防万一,又用直拨电话进行确认,同时通知沿途各空中指挥部门给予协助,通知地面做好各种准备。

1时30分到了,飞机尚未起飞。飞行报告室的小谢用电话询问武汉方面的工作进展。得知病人需要包扎治疗,飞机将推迟至2时30分起飞后,广州方面又通知各有关保障单位,请求耐心等待。

2时20分,这架波音737飞机终于从武汉天河机场安全起飞了,虽说是包机,但机组人员齐备,一位“空中先生”专门照顾阿水。其他机组人员也不时过来问寒问暖……3时45分,飞机安全降落。

■凌晨1时,广州的医生就忙开了

凌晨1时多,黄海达再次打电话给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确认有抗五步蛇蛇毒血清后,说准备过1小时送一个病人坐飞机过来。

值班护士当即将情况向值班医生李洪义报告。一听说是给五步蛇咬伤,李医生立刻叫护士准备心脏监护仪。呼吸机等仪器,并立即准备5支抗五步蛇蛇毒血清及蛇伤中草药,严阵以待。同时,派出救护车去机场。

飞机一降落,阿水就被送进救护车。近4时,就进了急诊室。等候多时的医生、护士迅速给阿水注射了5支抗蛇毒血清。这时,病人的蛇毒已影响心脏,有心肌缺血迹象,胸闷、心悸、呼吸困难,内科医生给病人检查后,发现心律不齐,立即向主管医疗工作的樊粤光副院长汇报。樊粤光要求全力以赴抢救,确保病人生命安全,并指示李洪义和护士何群娣、麦细焕专职监护病人。另外从二线调派两位医生护士到急诊室负责其他抢救工作。看着有条不紊的抢救工作,黄老板感到阿水有救了。

27日上午8时,阿水被迅速转到蛇伤病房。医生实行24小时监护,有的医护人员饭都顾不上吃,片刻不离阿水。看到此情此景,黄海达动情地说:“我这12万元没有白花。”这时,他才想起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当晚,病人监护超过24小时后,阿水的病情没有恶化,所有人都放心了。

■6月1日,阿水完全治愈

6月1日,阿水的伤已经完全治愈。记者与黄海达进行了一次长谈。

三十出头的黄海达是汕头人,本是做汽车商贸生意的,今年3月才开始经营蛇餐馆。他说,我与阿水也是三个月前才认识的,他虽然不到30岁,但已经与蛇打了10年交道,所以聘他做总厨。

他告诉记者,其实他的主意并不算太好。投入80多万元的蛇府3月18日开张,第一个月的总收入仅16.8万元,第二个月统计还没出来,估计不如上月,所以包机费不是小数目。他回忆包机时只大概知道要10多万,所以用自己的富康轿车作抵押。这12万是后来才定的,是航空公司的成本价。

“黄老板已经跟我讲了,这些钱不用还。”阿水告诉记者:“但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我只求能回蛇府好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