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颖弟子感悟
日期:2018年08月16日 11:52:35

我在1996年作为硕士研究生,入张玉珍教授门墙之内,蒙老师授业,开始了我的中医妇科研习之旅。毕业后进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工作,一直跟随老师学习。2012-2015年,张玉珍教授成为第五批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我被遴选为她的学术继承人,有机会再次系统跟师学习,协助整理其学术经验。由此,我对老师的学术思想及临床经验有了更深的感悟,同时也对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高尚的医德医风,兼收并蓄、继承创新的学术风格及教学观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张玉珍教授是我的恩师,我1996年开始跟师学习时,刚踏入中医妇科门槛,是张老师给我奠定了中医妇科的理论根基和诊治风格。20余年来受益匪浅。她对我最大的影响是待人宽厚,做事严谨,坚持学习,迎难而上。张老师一贯以来关心病人,看病时不光诊病,还治心,甚至帮助、指导病人解决生活问题、家庭问题。读硕士期间,我印象中最深的一件事是张老师掏自己的钱给病人看病。某日,一外地病人就诊,张老师给病人开了必要的检查和药物。结账时病人发现没有带够钱,问老师能否改下次再检查或少拿一些药。张老师和病人解释了这些检查和药物对于诊治疾病的意义,掏出了自己的钱给病人,解了病人的燃眉之急。这件事对我影响深远。在我工作之后,我视病人为朋友,将心比心,尽量为病人着想,尽量方便病人,尽量充分沟通,只做必要的检查,只开必要的药。这些都来源于老师的潜移默化。

张玉珍教授做事严谨,体现在医疗、科研、教学各方面。张教授诊务繁忙,每次门诊求诊的病人很多。病人再多,她都坚持要求学生做好完备的问诊工作,写好每一本病历,做出初步的诊断与处理意见,并一一认真批阅、修改,再与学生指出应完善之处。她认为这既是对病人负责,也是对学生负责。现今,张教授已年逾七秩,仍坚持每月一次与我们授课。每次的讲稿都是她亲笔写就,遇到不确定的地方会查核落实,引文必有出处。不妄言,不断言,言必由。这种治学严谨的态度深深影响了我们。

张玉珍教授1969年毕业于广州中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后留校分配在妇科教研室工作。1976年被定为罗元恺教授的助手,1990年成为全国首批老中医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近50年来,张教授一直奋战在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第一线,逐渐形成了自己以中医为本,兼收并蓄的学术思想特点,诊治临床疾病中医特色鲜明,提出了以“肾-天癸-冲任-胞宫轴”为核心解决妇科疑难杂症,擅长在中医理论指导攻克疑难病种,在国内中医妇科届享有盛名。在临床工作中,张教授体会到中医技术和西医技术在临床上使用可相互促进。学好西医,可以帮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认识疾病,掌握疾病的内在发展规律,有利于更好地认识疾病规律、预测发展趋势,把握治疗的机会,截断并扭转病势。适当地使用西医治疗手段,有助于中医生在不损害病人利益的前提下,扩大中医疗法的使用。现代的仪器设备、诊断指标,可以为我所用。但无论如何,要提高中医疗效,只有靠中医人自己不断精研医术,加强自身发展。在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的驱动下,张教授在精研古籍的同时,坚持对西医学理论和技术的学习。她顺应时代的发展,勤奋学习,不断实践,年届七十仍坚持学习新的现代医学知识,学科新进展,在她家里书柜上,自行编辑的《中医杂志》妇科论文合订本按年排放,见证了她在学术上锐意进取,保持对学科热点的敏感度。张玉珍教授经常告诫我们中西医“两手都要硬”,鼓励并带领我们迎难而上,在中医理论指导下开展中医药防治妇科疑难病证的临床与基础研究。在她的带领下,我们开展了中医药防治卵巢早衰、多囊卵巢综合征等疑难病证的研究,并取得了较为理想的成绩。其中《卵巢早衰的中医药防治》已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于2016年2月出版。

张玉珍教授对于中医事业有着强烈的爱和使命感,确立志向和目标后,知难而上,砥砺奋进,全力以赴,实现目标。她踏踏实实,坚持不懈,坚持学习,不断实践;又善于总结,通过整理和思考,从经验中找出规律性,使之上升为理论,并通过编著教材与专著将活态个人知识转化为课程知识。张玉珍教授工作中以人为本,以医疗为基,教研结合。临床诊治疾病中医特色突出,兼取西医之长。她坚持以中医理论为根基,以肾-天癸-冲任-胞宫生殖轴的调控作为解决疑难病症的钥匙,在不少妇科疑难病症的治疗上取得了突破。她在中医的教学、医疗、科研事业中锐意进取,继承创新,在学术的路上取得丰硕成果,帮助了无数病人,教化了广大中医学生。

人的一生,得遇名师,蒙其指导,是可遇不可求的幸事。张玉珍教授以自己的学养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她的成才之路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她对病人的关爱、对中医事业的热爱,以中医药治疗疑难疾病的勇气和底气值得我们尊重和钦佩,更值得我们仿效。张玉珍名老中医传承工作室的成立,是系统整理、归纳、推广张玉珍教授学术思想、临证经验、中医教育理念的良好契机。我们努力做好该项工作,力图培养一批高层次的中医妇科学人才,形成并推广有鲜明特色的优势病种诊疗方案,促进验方研究的深化,产生良好的示范与辐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