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感怀】桂圆头敢当,首乌已归来
作者:gztcmyb 2020年03月29日 点击数:

【援鄂感怀】桂圆头敢当,首乌已归来

      我是谭圆,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今年以来我确实与我名字里的“圆”有着不解之缘。

      返粤后在休整酒店里,驻地医务人员:“晚上好,测量一下体温。”

      “晚上好,4107。”

      “我知道,你是谭圆!”

      额~心想难道是因为一个女孩子顶着乌黑小短发的头太突兀了?想当初剃光头时内心还是挺抗拒的,毕竟这与我前20几年的人生中一直被奶奶灌输的“女孩子一定要留长发”的观念是冲突的。但在生命面前,无论什么都显得异常的渺小,倘若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又如何去救治别人呢?所以在抗疫战中为了减少被感染的机会,毅然决然的选择剃了光头,被队友昵称为“桂圆头”。在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在房间里,我都未曾脱下过帽子。也曾半开玩笑的对父母说,这一年里不准催婚,因为是发型影响了我的颜值,想不到却更引人注目了,也许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因何而断发吧?

      “对!我是谭圆,圆满完成任务的圆。”正好以后介绍自己的时候也不用纠结了,毕竟叫谭圆总会被人谐音误解为“团员”,一直以来我积极向党组织靠拢,梦想着自己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在这次抗疫战前线上经过努力表现,我有幸圆了这个人生一大梦想——火线入党,从一名共青团员变为一名中共预备党员。犹记那日我们8名预备党员在党旗下宣誓时庄严而青涩的面孔和激昂而稚嫩的声音,我们8个预备党员都是90后。作为90后我们其实有很多的标签,如自我、不能吃苦,甚至被称为垮掉的一代。但前不久习近平同志给北京大学援鄂医疗队全体90后党员回信了。信中说到我们新时代中国青年是好样的,是堪当大任的;我们是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的青年。至此我们又多了几个标签:好样的,有担当的…在这次的抗击疫情的一线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同志是90后。疫情终将过去,望各行各业的90后们回归各自的岗位后,依旧能够不忘初心,敢于担当。在党的精神激励下,我也圆满完成了这次抗疫任务。

 

      如今已平安返粤休整了,晚饭后,跟桂燃、杏杏她们漫步在湖边,不经意间,桂燃问道:“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参加这次的援鄂抗疫工作,你会在做什么吗?”

      在武汉的50多个日日夜夜中,我时常想,如果我没有来武汉而是回了老家,也许会被隔离在老家,那我会是什么样子呢?是在家边刷手机边心不在焉地听着奶奶讲那些久远的老故事;或是窝在沙发上和弟弟妹妹们边打着游戏边听妈妈的各种唠叨......亦或许,这突如其来的超长假期,会让习惯了城市节奏的我烦躁不安。"身上都长毛了"的我可能百无聊赖之下会像小时候一样跟随爷爷去到家后面的小山中,拾板栗、挖葛根、拔野草、认草药......突发奇想时,尝试着改变一下奶奶50年来一成不变的发型,或是教会她拉拉链,不愁买有拉链的衣服她穿不了了......晚上和爷爷奶奶守在那个被称作厨房的乌黑的小屋子里头,一家人围着老旧的炉子烤火,时不时扔两个红薯或是几颗板栗进去,边不厌其烦地听着奶奶讲着那我早就能一字不落背下来的“荷包蛋事件”边听着板栗熟炸裂的声音......

 

      回过神来,却还在这休整区湖边漫步。没有板栗熟炸裂的声音,也没有奶奶的唠叨声,只有一轮浅浅的月牙挂在天边。月儿何时圆?上次月圆之时,是那个不一样元宵,大家都是本着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来到武汉。在这个新组成的小家庭里,有时而严厉时而和蔼的温爸爸,也有细心体贴的燕姐姐。那天不爱吃汤圆的我,狠狠的吃了几个,希望像汤圆所象征的含义一样,我们能一直团团圆圆的,我们能圆满完成任务......

 

      思绪又一次被拉了回来......是奶奶打电话来了!“圆圆啊,你弟弟说你从武汉回来了啊?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我们要休整一段时间才能回去呢!”“好好好,你一定要好好休息,我帮你留了腊牛肉还有腊小肠都放着呢。”原来的那个光秃反光的桂圆头已经被乌黑的小短发所覆盖,待下个月圆之时,我亦能长上满头乌发回去看看那个“女孩一定要留长发”观念根深蒂固的老太太了。

      我也想跟她说说我这50多个无怨无悔奋斗的日子,有恐惧,有害怕,有开心,也有自豪,也说说我这所喜爱、所追求的事业......


图文/谭圆

审核/温敏勇